律师视点

刘健、王扬:破产案件受理前社保费用滞纳金和未履行法律文书迟延利息的债权性质认定
发布日期: 2021-05-21
刘  健

德衡律师集团高级合伙人


王  扬

山东德衡(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总序:破产管理人接管破产企业后,重要任务之一是接待债权人申报债权并审核债权。但是,因为法律规定的空白,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及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是否应认定为破产债权,其债权性质为何,成为破产管理人亟待解决的问题。



破产案件受理前社保费用滞纳金和未履行法律文书迟延利息的债权性质认定



图片

一、问题的提出


实践中,破产申请受理后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及因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产生的应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一般不视为破产债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一条第二款明确规定:破产申请受理后,债务人欠缴款项产生的滞纳金,包括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和劳动保险金的滞纳金,债权人作为破产债权申报的,人民法院不予确认。


但破产申请受理前,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和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产生的应加倍支付的利息,是否属于破产债权的问题,目前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破产实务中,债权人会向破产管理人申报上述两种债权,破产管理人对这两种债权的性质认定,有不同的观点。



图片

二、破产申请受理前,欠缴社会保险金

产生的滞纳金是否为破产债权


最高人民法院在给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回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税务机关就破产企业欠缴税款产生的滞纳金提起的债权确认之诉应否受理问题的批复》)中认为:税务机关就破产企业欠缴税款产生的滞纳金提起的债权确认之诉,人民法院应依法受理。依照企业破产法、税收征收管理法的有关规定,破产企业在破产案件受理前因欠缴税款产生的滞纳金属于普通破产债权。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基本养老保险费用和基本医疗保险费用的清偿顺位在税款之前,其他社会保险费用与税款处于同一顺位,此清偿顺序是为了保护职工的合法权益。


目前关于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是否为破产债权的问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结合上述最高院对欠缴税款产生的滞纳金的认定及破产法的规定,欠缴税款产生的滞纳金为普通破产债权,那与欠缴税款产生的滞纳金同等清偿顺序的其他社会保险费用是否也应认定为普通破产债权?实践中众说纷纭。


主流观点认为,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不属于破产债权。安徽省黟县人民法院在(2019)皖1023民初363号案中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三条的规定并不能反推破产申请受理前产生的该条表述的滞纳金、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可确认为破产债权。社会保险滞纳金带有惩罚性,具有特定实施对象,若确定为破产债权,实际受惩罚的是全体债权人,这有违该措施的本意和破产法公平保护全体债权人的精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与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三条规定的精神是一致的,社保费滞纳金不属于破产债权。


笔者认为,破产程序旨在保护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原则上,同一性质债权应平等受偿。社保费用滞纳金具有一定的惩罚性,目的在于敦促债务人履行义务。如将该部分滞纳金作为破产债权予以确认,实际上将导致惩罚措施转嫁于其他债权人,有违破产程序公平受偿原则。



图片

三、破产申请受理前,未履行生效法律

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

是否属于破产债权


对于该问题,目前实践中存在不同观点:


(一)认定为普通破产债权


此种观点的依据同样是最高人民法院在给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回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税务机关就破产企业欠缴税款产生的滞纳金提起的债权确认之诉应否受理问题的批复》),法院通过判决规定迟延利息与税务机关征收滞纳金一样,同属于国家机关行为,因此迟延利息也应认定为普通破产债权。


(二)认定为破产债权,但劣后于普通破产债权进行清偿


此种观点是基于《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二十八条:对于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清偿顺序的债权,人民法院可以按照人身损害赔偿债权优先于财产性债权、私法债权优先于公法债权、补偿性债权优先于惩罚性债权的原则合理确定清偿顺序。破产财产依照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的顺序清偿后仍有剩余的,可依次用于清偿破产受理前产生的民事惩罚性赔偿金、行政罚款、刑事罚金等惩罚性债权。因此可以将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这种民事惩罚性赔偿金认定为破产债权,但要劣后于其他普通债权进行清偿。


(三)不认定为破产债权


持该观点的理由为:破产程序旨在保护全体债权人公平受偿;原则上,同一性质债权应平等受偿。债务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具有一定的惩罚性,目的在于敦促债务人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如将该部分利息作为破产债权予以确认,实际上将导致惩罚措施转嫁于其他债权人,有违破产程序公平受偿原则。最高院(2019)最高法民申4786号、广东高院(2018)粤民终1777号和江苏高院(2020)苏民终50号在说理部分都阐述了此种观点。


笔者认为,如果考虑到实务中具体情况的话,社会保险费滞纳金和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都可以认定为不是破产债权。因为,如果将其认定为劣后清偿于普通债权的破产债权,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根据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破产财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依照下列顺序清偿:(一)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二)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三)普通破产债权。实践中,绝大部分破产企业的破产财产都不足以清偿普通破产债权,何谈清偿后仍有剩余。如果清偿普通破产债权后仍有剩余,企业也不满足破产的条件。虽然《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二十八条进行了规定,但笔者认为这是一条兜底条款,避免出现个别情况。并且,如果将社保滞纳金和迟延利息认定为劣后债权的话,不仅会给管理人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更会大大提高债权人的期望。一旦债权人有了期望,在破产清偿时又得不到满足,不利于稳定债权人的情绪,可能会对破产程序的顺利进行造成阻碍。而认定为普通破产债权则侵犯了其他普通债权人的利益,实属不妥。


综上,不管是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还是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都具有惩罚性,是没有太大争议的。核心问题在于,不能同时保护所有债权人的利益时,应该优先保护哪一部分债权人的利益。由于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和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都具有惩罚性,都是在主债权之上延伸出来的。债权人凭借主债权获得清偿的权利是不受影响的,如果不认定为破产债权,债权人仅仅损失的是部分利益,并且此部分债权人是社保机构或大型投资人,有专门的法律部门且抵抗风险能力较强。相比之下,其他普通债权人可能本身抵抗风险能力小,并因为债权数额小或者缺乏法律意识,而没有起诉,无法获得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将欠缴社会保险金产生的滞纳金和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认定为普通债权会严重侵犯他们的利益,而且这部分普通债权人往往人数较多,一旦利益受到侵犯,会形成不可控因素。因此,笔者认为,社会保险金滞纳金和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应当加倍支付的迟延利息不认定为破产债权更符合实务情况。



作者简介

刘  健

德衡律师集团高级合伙人,集团执行副总裁,DH总所中西部九市主任室主任,德衡济南所企业重组与破产业务部主任

刘健主任曾荣获“全国优秀律师”荣誉、“山东省十佳律师”荣誉。擅长从繁冗复杂的法律关系中抽丝剥茧,抓住主要矛盾,各个击破,解决重大争议。


手机:15906346669

邮箱:liujian@deheng.com

王  扬

山东德衡(济南)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王扬,山东德衡(济南)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北京工商大学经济法学硕士,美国南加州大学LL.M.,具有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目前专注于企业破产清算和重整、知识产权、国际商事仲裁等业务领域。英语熟练,具备良好的逻辑思维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


手机:15610109802

邮箱:wangyang@deheng.com


质控人简介

董燕清

集团合伙人
企业重组与破产业务中心管理总监

dongyanqing@deheng.com